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188144com黄大仙救世网 > 近似推理 > 正文

“自寻烦恼的作家”法月纶太郎(图)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5-17

  法月纶太郎,日本新本格(正宗)派推理小说的代表作家,1964年10月15日生于日本岛根县松江市,大学毕业于京都大学法学部。2013年始任日本本格推理作家协会第四任会长。法月纶太郎的处女作,是1988年的《封闭教室》。之后陆续推出了许多结构严谨、基于大胆逻辑推理的本格推理名作,如2002年的《都市传说智力测验》荣获第55届推理作家协会奖短篇大奖,2005年则以《生首是闻》荣获日本本格推理小说大奖。

  法月纶太郎自小学时代就执迷于日本、西洋的推理小说,且以“自寻烦恼的作家”闻名,日后成为著名的“奎因”迷,发表过“后期·奎因问题”之类的相关评论。埃勒里·奎因(Ellery Queen)是曼弗雷德·班宁顿·李(Manfred

  Dannay,1905-1982)这对表兄弟合用的笔名,美国推理小说代名词,二者堪称侦探推理小说史上承前启后的经典作家,开创了合作撰写推理小说的成功先例。奎因兄弟是20世纪前期至中期此般文学样式中最重要的作家,从1929年到1971年,埃勒里·奎因发表了数十部推理小说,其中的九部“国名系列”和四部“悲剧系列”堪谓经典,被看作后人难以逾越的、古典解谜推理小说类型的代表性杰作。埃勒里·奎因,也是其小说中的主人公,本身就是一位侦探小说作家兼超级侦探。年轻英俊的侦探埃勒里·奎因和他的父亲—纽约警察局警官理查德·奎因是其大多数作品中的主要角色。这种推理小说的写作方法或特征对法月纶太郎发生了重大影响,读过这部长篇推理小说《生首是闻》后,读者可以获得一个深刻的印象—这显然是一部“奎因”式的推理小说。作品中的人物也是推理小说作家兼侦探,父亲法月警视也是一位高级警察。法月纶太郎的第二部作品《雪密室》,主人公也是一位侦探和与自己同名的推理小说作家,父亲也是法月警视。这些都跟奎因的小说设定如出一辙。法月纶太郎长期以来,一直在创作奎因系列的悬疑式推理小说。当然,他也喜欢美国罗斯·麦克唐纳悬疑恐怖冷硬派推理小说,创作了一些近似的作品。大学时代,他喜欢阅读柄谷行人的评论和理论文章,在其影响下写出一些关乎推理小说的评论。

  《生首是闻》初版刊出于2007年9月,依据的版本是角川文库2013年第七版。这部小说最初连载于日本《周刊文春》杂志(2001-2004),获得当年度推理小说畅销榜排名第二,不久获得日本2005年度“本格推理”小说大奖。小说的基本情节如下:著名雕塑家川岛伊作病故之前,创作了一件以爱女江知佳为直接制范模特的石膏塑像。然而这尊异常重要的收官之作却被切下了头部—石膏像头部不知去向。江知佳的叔父为侄女担忧,委托与作家同名的侦探、推理小说家法月纶太郎调查案情。调查之初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可能性或线索,其中最大的嫌疑对象是摄影师堂本峻,堂本曾跟踪、纠缠、骚扰江知佳,江知佳的父亲川岛伊作采取强硬的、非常规的手段制止了他。这种前因后果使堂本峻成为事件的头号嫌犯。雕塑家病逝后,堂本或以这种恶劣的、怪异的方式对江知佳发出了杀人预告。在相关事件的调查、搜查、侦破过程中,法月纶太郎的推理严谨、合理、合情、合法……严丝合缝、滴水不漏,一环紧扣一环,预置了无数悬念、令人拍案叫绝的情节和恰到好处的包袱。在众多读者的追捧下,作家法月纶太郎实至名归地获得了翌年度本格推理大奖。不难发现,法月纶太郎的严谨推理,或与其京都大学法学部的出身有一定的关联性。在京都大学求学期间,他还参加了京都大学的推理作家研究会。

  法月纶太郎喜欢读书,他喜欢的作家是武者小路实笃和太宰治等。读了太宰治的《人间失格》后,他曾觉着这部小说是为自己写的,看懂这部小说的也只有自己。后来令他感觉不快的是—竟然所有人读了这部小说皆作如是想。于是他开始倾心于排斥人类情感因素的福尔摩斯探案,以及排斥人类动机之类心理问题、专以物证为线索的奎因推理探案小说。他也对约翰·狄克森·卡尔的“密室推理”和阿加莎·克里斯蒂(1890-1976)的推理探案颇感兴趣。法月纶太郎强调说—那些不是侦探小说而是推理小说。他曾说过,再有名的侦探小说也没有现实性,而他自己更加推崇的是现实性。他还提到20世纪70年代,横沟正史的小说一度走红,读者感兴趣的似乎是密室或名侦探之类的虚构性;1975年曾经创刊了一个侦探小说杂志《幻影城》,出现了泡坂妻夫、连城三纪彦、竹本健治之类作家,但终因资金周转不灵而停刊,反现实主义的侦探小说于是失去了据点。法月纶太郎也承认,他那一代人在大学生时代,都对《幻影城》出身的作家们推崇备至。1981年,岛田庄司推出了《占星术杀人事件》,在当时影响颇大却并没有太大的销量。法月纶太郎说,自己那帮子大学生都感觉气愤,那么有趣的小说为何不卖好?他们认为,那可以说是当时世界最高水准的短篇推理。因销量不好,同类作家纷纷转型。连城三纪彦开始写恋爱小说,泡坂妻夫开始写言情小说或历史小说,唯有岛田庄司基本上坚守了推理探案小说的类型与风格。在法月纶太郎眼中,当时的京大推理小说研究会正是基于前述文坛状况的反动,当时共有会员20人左右。上大学后,这帮子文友阅读面颇广,当然关心的领域略有不同—残酷小说、冒险小说、警察小说……文友间相互影响,一有新作问世,都会交换信息。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,即大家都喜欢奎因的小说。

  法月纶太郎提到,当时的新学院派或新人类关于推理小说的印象,说到底是否定性的。但当时属于后现代系统的学者却认为,推理小说拙于写人的说法太过陈腐了,未来将要面对的是新的时代。在当时的时代氛围中,即便很少涉猎现代思想方面的书籍,也会拥有新的观点。而且认定,若想以理论武装自己,就必须了解后现代哲学理论。因此,在成为作家后的几年时间里,法月纶太郎几乎读遍了柄谷行人的所有著述,且通读了柄谷行人推崇的所有作家的作品。他说当时就是那样一个状况。柄谷行人说中上键次是亲戚,他就拼命阅读中上的作品;柄谷说自己推崇坂口安吾,法月就一味地寻找坂口安吾的作品。法月还长期阅读、关注出自柄谷门下的评论家东浩纪的论文。当然除了奎因的推理小说、前面提到的理论家的相关著述乃至日本纯文学代表作家的作品,法月纶太郎还受到美国其他诸多重要作家的影响,例如库尔特·冯内古特、托马斯·品钦、小约翰·西蒙斯·巴思、约瑟夫·海勒、雷蒙德·卡佛等,也受到意大利作家伊塔洛·卡尔维诺的影响。显而易见,这些作家的小说多数并非推理、侦探类作品,而是人们心目中的严肃文学类型。

  在日文角川文库2013年第七版《生首是闻》卷尾,刊出了法月纶太郎与小说家贵志祐介的一个对谈。贵志祐介提到,优秀的本格推理小说任何时间重读,都会感觉趣味盎然,《生首是闻》正是这样一部优秀的作品,小说中的包袱或细致入微的伏线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。小说的前半部,在时间的推进上与普通的小说并无二致,但在通过细小的碎片渐渐揭示谜底时,读者却被牵着走,从而产生了莫名的快感。法月纶太郎却推托说—自己其实并不擅长于设置小说的伏线,只是跟着自己写作时的感觉走,他认为自己的作品更多属于“假说先行型”的推理类型。他说为这部小说的创作耗费了大量的时间,也附和似的声称比之以前的创作,的确更加用心地设置了伏线。贵志祐介认为,好就好在前述“伏线”回收的部分,从开始解谜到结尾,小说设置了许多的说明,这些说明到后来竟全部胶片回放似的得以回收或重现。就是说—到了结局部分,先前描写时扔下的碎片全部在同样的场所回收起来。这种回收也是令人产生快感的原因所在,好似打开包袱露出了谜底。

  法月纶太郎却表示,自己创作中一直心怀不安,不知这样的写法能否抓住读者。他说《生首是闻》的创作构想最初只是大学生时代的一个闪念或灵感。这个构思放置了很长时间,一直无法确定下来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才渐渐明晰变得貌似有趣起来。最初下笔,一写就是洋洋洒洒二百页。回过头来一看不行,便又重起炉灶另来。连载之后约莫过了一年半,才重新修订成书。贵志祐介又捡回了“伏线”的话题,他说作为中心伏线的一个关键词似乎是“误解”,就是说在描写中如何使这种“误解”具有说服力—像似符合逻辑推理的真实性。法月承认在重新构思的过程中,他是有意识设置了这般误解。这部小说开始连载是2001年,以后日本的本格推理整体上略呈停滞状态。创作中法月也曾迷惘,于是重温了江户川乱步的推理、侦探定义—本格推理的本质并非单纯的“迷踪”与“逻辑性的解决”,更加重要的是其间“渐渐揭开谜底的过程中体味的趣味性”。所谓“过程中的趣味性”,正可谓“中间阶段的悬念”。法月纶太郎进一步解释说贵志祐介的所谓“误解”,发生在人们意思传达的过程中,结果便不断地由此产生了难解之谜,而纯粹的推理其实无法解开误解或误会,唯有一个方法可补救,即在事后补充说明—“其实当时是那么回事儿”。就是说,法月认为设置伏线成了不可或缺的必要手段,《生首是闻》也因此增加了伏线,云云。

  贵志祐介根据自己的创作体验,认为本格推理小说最大的弱点在于时间矢量的逆向性。就是说,侦探出现的那一刻事件已经完结。然而《生首是闻》给他的强烈印象却是异常自然的时间表达,作品时不时像似“正在进行时”。在杀人事件发生之前,侦探已经被两个人头卷入了事件。虽说是本格推理,贵志祐介却认为在时间矢量的问题上作者做出了正向、逆向的双向预置。法月纶太郎诚实地表示此特征来自埃勒里·奎因的影响。他说奎因有一部作品《灾难之城》,主人公最初就是以普通市民的身份来到那个城镇,在与形形色色的住民接触之后,渐渐出现事件的征兆,直到小说的中段才算是真正进入了事件。法月表示那样一个故事的构造在他的头脑中是早有印象的,所以,在自己小说中也将名探的出现尽量设置在了事件的发生之前。

  以上诸般散论,期待有助于读者了解日本的推理小说类型。有人称“新本格推理”一般缺乏“人物描写的力度”,推理小说讲究的乃是巧妙的情节设置或称装置性。这些似乎是负面性的评价,但事实上,推理小说的趣味性由此而生。作为日本近现代文学研究者和翻译者,其实笔者长期关注的并不是法月纶太郎这般类型的作家。这次翻译《生首是闻》,完全是出于偶然。对了,什么是“生首”?这样的小说题名翻译或许是不合规范的。因为中文里没有这个词。这样的小说译名完全是生硬的直译。但作为译者,又感觉恰恰是这样生硬的直译对这样一位作家和作品是贴切合适的。推理就从小说的题名开始吧。其实很简单,“生首”就是从活人身上刚割下或刚砍下的人头!台湾已有这部小说的译本,小说题名是《去问人头吧》。—大白话儿。还没说清楚。石膏像人头?还是川岛江知佳的肉身人头?其实小说的翻译等同于作品的精读,借此可深入了解不同小说样式或类型的经典之作,当然也有助于更加深入地理解“纯文学”的本质或特征。推理、侦探应属于大众通俗文学的范畴,按照传统“纯文学”的理念,文学样式像是有高低雅俗之分的,但事实上在日本的现当代文学中,这种按样式划分高低的文学观念早已过时。当然不同的样式依然存在,但如前所述,法月纶太郎这样纯粹的本格派推理小说家,也喜欢太宰治那样的纯文学大家,同时在他广泛涉猎的美国文学中,多数作家也不是推理小说作家。就是说,通过这部小说亦可了解当代日本文学样式、类型的融合或相关状态。其实村上春树的许多作品,也是传统纯文学和大众文学的融合体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storkroadfarm.com/jinsituili/28.html

相关推荐:

网友评论:

栏目分类

现金彩票 联系QQ:24498872301 邮箱:24498872301@qq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